当前位置主页 > 白瑞 >
热门搜索:

只着你阻的个韩退之哭哭啼啼①

    发布时间:2019-05-10    来源:未知

  A.本套曲,“南吕”“一枝花”是宫调名,“梁州”“尾”是两支曲牌并构成套数,“怨雪”是该套曲的题目。

  《古名家杂剧》本:“地也,你不分好歹难为地;天也,我今日负屈衔冤哀告天!”

  [尾]一冬酒债因他累,千里关山被你迷。似这等浪蕊闲花也不是长久计,尽漂荡数日,打扫做一堆,我将你温不热薄情儿化做了水。

  A.本套曲,“南吕”“一枝花”是宫调名,“梁州”“尾”是两支曲牌并构成套数,“怨雪”是该套曲的题目。

  3.《古》本第一句唱词用的是陈述语气,远不如《元》本用“何为地”这种质问的语气强烈;《古》本第二句是对天的哀告祈求,而《元》本在第二句则是对天的面临面的责备和否认。总之,比拟而言,《元》本凸起了窦娥不平就于恶势力的抵挡精力,使人物抽象显得愈加高峻,也使作品的主题获得了丰硕和深化。这些,恰是《古》本的不足之处。

  D.[尾]曲将作者的仇恨抒发到了顶点,并起头采纳步履,将这欠亨情面的“薄情儿”,“打扫做一堆”,“化做了水”。

  注:孟浩然曾雪中骑驴觅诗,林和靖酷好雪中赏梅,韩退之贬潮州时雪阻秦岭。此三人均可谓雪中寒士。

  B.该曲首段入题,凸起写雪花散漫轻佻、行迹诡秘,使人饥寒交煎、困苦不胜的丑态。

  [注]①孟浩然曾雪中骑驴觅诗,林和靖酷好雪中赏梅,韩退之贬潮州时雪阻秦岭。此三人均可谓雪中寒士。

  C.[梁州]曲使用孟、林、韩三人的事典,申明雪特地为难寒士,活泼地写出了雪的罪孽。

  [梁州]才沾上茅庵草舍,又钻入破壁疏篱,似杨花滚滚轻狂势。你几曾见贵令郎锦茵绣褥?你多曾伴老渔翁箬笠蓑衣?为飘风横行霸道,怕腾云相趁相随。只着你冻的个孟浩然挣挣痴痴,只着你逼的个林和靖钦钦历历,只着你阻的个韩退之哭哭啼啼①。更长,漏迟,被窝中无半点阳和气。恼人眠,搅人睡。你那冷燥皮肤似铁石,着我怎敢相偎。

  B.该曲首段入题,凸起写雪花散漫轻佻、行迹诡秘,使人饥寒交煎、困苦不胜的丑态。

  4.“东海孝妇”出自《汉书·于定国传》:东海有孝妇,少寡,亡子,养姑甚谨。姑欲嫁之,终不愿。姑谓邻居曰:“孝妇事我勤苦,哀其亡子守寡。我老,久累丁壮,何如?”其后,姑自经死。姑女告吏:“妇杀我母。”吏捕孝妇。孝妇辞不杀姑,吏验治,孝妇自诬服。具狱上府,于公认为此妇养姑十余年,以孝闻,必不杀也。太守不听,于公争之,弗能得。乃抱其具狱,哭于贵寓,因辞疾去。太守竟论杀孝妇。郡中枯旱三年。《汉书》中“东海孝妇”逆来顺受缺乏抵挡精力;而《窦娥冤》中的“窦娥冤”敢于抵挡,不畏强权。思绪:要留意《汉书》中只是叙事,并未刻划人物性格,出格是“孝妇自诬服”,明显并未积极为本人申辩和抵挡。

  [梁州]才沾上茅庵草舍,又钻入破壁疏篱,似杨花滚滚轻狂势。你几曾见贵令郎锦茵绣褥?你多曾伴老渔翁箬笠蓑衣?为飘风横行霸道,怕腾云相趁相随。只着你冻的个孟浩然挣挣痴痴,只着你逼的个林和靖钦钦历历,只着你阻的个韩退之哭哭啼啼①。更长,漏迟,被窝中无半点阳和气。恼人眠,搅人睡。你那冷燥皮肤似铁石,着我怎敢相偎。

  《古名家杂剧》本:“地也,你不分好歹难为地;天也,我今日负屈衔冤哀告天!”

  不呈六出祥,岂应三白瑞?易添身上冷,能使腹中饥。有甚稀奇。无主向沿街坠,不着人四处飞。暗敲窗有影无形,偷入户潜踪蹑迹。

  4.“东海孝妇”典故的出处?试简要阐发《汉书》中“东海孝妇”和《窦娥冤》中的“窦娥冤”两者人物抽象有何区别。

  D.[尾]曲将作者的仇恨抒发到了顶点,并起头采纳步履,将这欠亨情面的“薄情儿”,“打扫做一堆”,“化做了水”。

  [梁州]才苫上茅庵草舍,又钻入破壁疏篱。似扬花滚滚轻狂势。你几曾见贵令郎锦衣绣褥?你多曾伴老渔翁箬笠蓑衣?为

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图文
相关内容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