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主页 > 碑版 >
热门搜索:

蒙元政权占领江南后

    发布时间:2019-05-15    来源:未知

  蒙元政权占领江南后,在金陵设置江南行台御史。白朴的弟弟白恪随即由河南按察使书吏迁任江南行台掾史。白朴实性坦荡,虽然本人厌恶宦海,却不否决身边的人跻身仕途。他的弟弟白恪和长子白镀在宦途上都顺风顺水。白恪先后在福建宣慰使、湖广行省、江西行省任职,官至正四品的同佥太常礼节院事;白镀则官至正三品的江西道肃政廉访司副使。

  迁居金陵后,白朴获得了安靖的糊口与创作情况。虽然和平给江南大地形成的创伤一时难以愈合,但满目翠绿的江南美景令他沉浸、沉沦,他“从诸遗老放情山川间,日以诗酒优游”,不单遍访了六朝古都的山水胜迹,还游历了金陵周边的茅山、镇江、扬州、平江、杭州等地。

  他们一大师子假寓在城南的桐树湾,其时这里是一个高档聚居区。据《至正金陵新志》引见:“桐树湾在秦淮南向,逼府城,北临淮水,岸旧植桐甚繁,故名。东北有浮航,即长乐桥也。”它就位于今南京城南武定桥和镇淮桥之间的信府河,信府河一名系因明初建国功臣信国公汤和栖身在巷内而来。

  长年萍飘蓬转,备受无尽孤单和孤单的煎熬,他对家庭亲情的巴望越来越强烈。当有一天他俄然从伴侣口中传闻弟弟已迁官金陵时,忙从巴陵搭船顺江而下。

  白朴是元代出名杂剧作家,“元曲四大师”之一。因少时履历过国破家亡的伤痛,成年后他绝意仕进,消沉豹隐,长时间在外流落,备受无尽孤单和孤单的煎熬。55岁那年,他携家人移居金陵城南桐树湾,这才过上安靖、团聚的日子。在六朝古都的岁月里,他放情山川,遍访这里的山水胜迹;伤时感世,写下很多感世兴怀之作。他的优游诗酒背后,有着疾苦深厚的一面。

  他在金陵期间,还总结、拾掇了本人几十年里所创作的诗词作品而编成一部词集《天籁集》。白朴不单以杂剧、散曲与关汉卿、郑光祖、马致远齐名,他的词作成绩也颇高,为其他三家所不及。《天籁集》共收入词作200余首,江南行台御史中丞王博文作序。作品“辞语遒丽,情寄高远,音节协和,轻重稳惬”,在必然程度上向我们展现了他的游踪旅痕、感情心路。《天籁集》编成后不断以手本形式传世,直到清康熙年间才发行,可惜的是此时它已散佚过半。

  跟着元朝成立、烽火逐步熄灭,在战乱中流浪失所的人们连续回归家园。白朴也筹算操纵弟弟任职金陵的有益前提,把家人迁到南方来,从此一家人团聚相守在一路。元至元十七年(1280),他率领全家从真定南下,颠末长途跋涉达到金陵城。

  此时的白朴正行走在江南水网纵横、江河道翠的地盘上,他行一程秋黄暮紫,赏一路山水美景,也目睹了残酷和平给无辜苍生带来的极重繁重灾难。

  白恪同样也思念着哥哥。来到金陵城后,他发觉这里四处传唱着哥哥的作品,惊讶不已。哥哥比他大20多岁,现在已年过半百,却仍浪迹在海角,令他十分悬念,他巴望早日见到哥哥。

  白朴先后到过汉口、九江等地。流落在外,却又强烈思念着家中的亲人,他经常挣扎在这种疾苦的熬煎之中。直到55岁的时候,他的同父异母弟弟白恪任职江南行台御史,他藉此率领全家由真定移居金陵,这才过上安靖、团聚的日子。

  金国消亡后,白朴以金朝遗民自居。元朝中书左丞相史天泽向忽必烈保举白朴为官。因为目睹了蒙元统治者的残暴打劫,心灵上蒙受很大的创伤,常有山水满目之叹,他感觉为如许的统治者效劳可悲可耻。他“既不欲高蹈远引以抗其节,又不欲使爵禄以污其身”,鉴于史天泽有恩于白家,因此在回绝了史天泽的举荐后,盲目未便再在真定糊口,只得忍痛辞别父亲和妻儿,踏上漂荡之路,从此欲像“傲杀人世万户侯,不识字烟波钓叟”那样糊口,豹隐消沉,永绝仕宦之途。

  白朴是元代出名杂剧作家,“

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图文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