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主页 > 碑版 >
热门搜索:

为颇能反映该书家艺术水平的一件书法作品

    发布时间:2019-05-16    来源:未知

  《节临张芝〈冠军帖〉》在结体上以宽博取势,结体呈内敛团抱之势,加以字形笔画厚重、字画身形丰肥,反映了宋曹对于“肥劲”审美气概的追求。《节临张芝〈冠军帖〉》将怀素与孙过庭的用笔无机地加以融合,书写缓多疾少,由此线条显得比力厚重圆劲、流转简洁,具有很高的线条质量和很强的表示力。对行笔中提、按、顿、挫的处置较为平实,并不多加强调,起笔、收笔较为简单,进一步凸显了粗犷朴实、矮壮厚重的骨力美。宋曹《节临张芝〈冠军帖〉》所表示出的刚健肥硕、朴实雄伟的书法气概,是其在不竭临写前人法帖、以仿为创的草书创作中天然而然流显露来的。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  宋曹的书法以气概胜,其书法审好心象较着呈现出北方书风所具有的粗犷、豪放景象形象,与董其昌等人所倡导的秀逸灵秀的审美格调拉开了很大的距离。此幅《节临张芝〈冠军帖〉》是宋曹以东汉张芝的出名法帖《冠军帖》为临本,以仿为创的作品。全幅气焰贯通、跌荡放诞崎岖,所呈现出来的壮美审美境地确如杨宾所言:“余书与时流相较,气概不如宋射陵父子……,宋射陵父子虽有毡裘气,然亦江北之杰也。”(《大瓢偶笔》卷六)

  经济成长是社会文化艺术成长的主要根本,江淮地域近千年来社会经济文化的变化深刻申明了这一问题。跟着隋唐大运河的开凿,后又历经唐宋元明清数朝经济的不竭成长,江淮地域进入了成长的主要期间。早在唐代,扬州与长安、成都并称“三大都会”,除长安外,有“扬一益二”(益,指益州,今成都)之说。李思训青绿山川画兴起于扬州,新罗人来江淮商业,大城市在江淮地域购买张萱、周昉的仕女画作品回国,可见这一地域经济文化的影响力。跟着明清江淮地域扬州、淮安、盐城、南通等地漕运、盐业以及产棉业的兴起,为该地域文化的成长奠基了雄厚的根底,由此也降生了石涛、金农、郑燮、黄慎以及书法理论家阮元等一系列艺术名家。宋曹即是明末清初江淮大地上兴起的一位书法家。南京博物院所藏其《节临张芝〈冠军帖〉》,为颇能反映该书家艺术程度的一件书法作品。

  宋曹(1620—1701),字彬臣,号射陵,又号耕海潜夫。曾祖、祖父皆以举人入官,入清后隐居家乡盐城,以明遗民自居。康熙年间宋曹曾举博学宏词、举经学皆不就。他工诗,精书法。曾加入《江南通志》编撰,著有《书法约言》、木刻双钩《草书千字文》以及《杜诗解》《会秋堂诗文集》等。宋曹的草书存世作品以临古帖为多,以意临为主,不囿于前人,另辟门路进行书法创作,以仿为创,重视自我个性气质的表达与书法形式的深条理连系,和王铎、傅山、黄道周、张瑞图等人的书法创作一样,在明末清初的书法演变中占领一席之地,具有书法改革的意义。

  《节临张芝〈冠军帖〉》有着高古、雄健的审好心象含蓄此中,通篇结构灵动纵逸,点画狼藉,通过线条的环绕纠缠离合进行空间的割裂和构成。或以单字为一组,或一两字为一组,或两三字为一组进行空间分布,表示出天然跌荡放诞的运笔节拍,营建了疏朗潇洒、沉着稳健的空间意象。

  《节临张芝〈冠军帖〉》 宋曹书 纸本,纵223厘米、横79.8厘米,南京博物院藏

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图文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