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主页 > 碑版 >
热门搜索:

此指王勃所撰《广州宝庄严寺舍利塔碑记》

    发布时间:2019-04-16    来源:未知

  卷七“宋楞伽峡记”(252页)条,补充无年款之“楞伽古峡”题字及“明知州守题字”,并正文说:“此刻今尚存,旁有大字‘楞伽古峡’,无款无识,殆在翁后所刻耶?还有明嘉靖丙申(1536)知州守题字,书法精彩,字大夺目,异哉覃溪,若何不及此也?当未亲历其境耳。”末句欠妥,本条注释翁起首引屈大均《广东新语》如此,然后说:“予舣舟其下,审视之,以水洗苔半日,乃见画痕。”因而不克不及够说翁方纲未亲履其地。至于所补充之“明知州守题字”,翁书次笔记羊跳峡有石若仙人仰卧,其上镌:“嘉靖十五年六月之吉,本州知州,徽人江轼募工开凿,以利过客。”补注说:“今已不存。”此刻的时间(嘉靖十五年丙申)、人物(知州江轼)皆与补注相合,唯位置稍异,未知与补注者所见是统一石刻否。

  据《补注》凡例:“翁著原无目次及编目,为便利读者查阅,本书在篇首增编目次,注释内加插篇目。”此举甚佳,然待完美处亦多。

  卷二“宋皇祐五年牒碑”(120页),此碑见存,正文说:“为‘庆元四年尚书省牒’碑阴,漫漶已甚。”皇祐为北宋仁宗年号,皇祐五年即公元1053年,庆元为南宋宁宗年号,庆元四年即公元1198年,北宋碑若何成为南宋碑的碑阴呢?按照实物,此石两面刻,一面为皇祐五年牒,另一面为庆元四年尚书省牒。补注此误或来历于翁书。皇祐五年牒刻于次年,即至和元年,翁方纲记实说:“此碑即尚书省牒碑之北(背)面。”

  《粤东金石略补注》翁方纲著欧广勇 伍庆禄补注广东人民出书社2012年3月第一版551页,110.00元

  卷六“[无年款]冯晦南山留题诗”(223页),翁书引《韶州府志》:“冯晦,字文显,寅之族子,师于寅,有心得。”按,冯寅为北宋末人,本书此条之前尚著录有冯寅之子冯安上题诗,皆称“宋冯安上……”,则此条亦应作“宋冯晦南山留题诗”。同卷“[无年款]涵晖谷题字”(228页),翁书引《舆地碑记目》:“涵晖谷石壁上元杰刻铭及涵晖谷等字。”查对《舆地碑记目》卷三,铭文及涵晖谷题字皆元杰手笔,故此条应作“唐元杰涵晖谷题字”。

  启功《论诗绝句》第四十一首说:“买椟还珠事分歧,拓碑多半为书工。滚滚骈散终何用,几见藏家诵一通。”此有感于珍藏家垂青书法美妙,而不放在眼里文字内容。客观言之,碑本珍藏已算小众,碑本研究更属凤毛,读《粤东金石略补注》,欢快莫名。

  《粤东金石略》是翁方纲在《两汉金石记》之外的另一部主要著作,原书价值,陈鸿钧先生“媒介”归纳综合精确;补注成绩,罗韬教员“贯穿两个半世纪的金石之缘”(《南方都会报·南方阅读》2012年5月13日第8版)揄扬得体。要言之,续书不易,人所共知。晚近金石学著作续书可传者,柯昌泗《语石异同评》,王壮弘《补充校碑漫笔》,并此书,鼎足而三矣。

  卷六翁书原文:“唐人刻‘煮茗台’字。”正文说:“‘煮茗台’字今犹在……无款,不知翁是若何认定为唐人书。”(228页)按,此条翁书已明言引自王象之《舆地碑记目》,并说“今皆不存”。覆按《舆地碑记目》卷三“英德府碑记”下记有“唐人刻煮茗台字”,小注:“在涵晖谷中。”则此是宋人王象之看法,翁方纲转述罢了,不该责备。

  篇目一般包罗三大元素:年代、作者(撰文、书丹)、碑题,《补注》有欠规范。

  新编篇目皆标丰年代,间有讹谬。卷一“宋广州都督宋公遗爱碑(闻)”(22页),注释引王象之《舆地碑记目》提到:“广州都督宋公遗爱碑,张说撰。”小字正文:“宋公韪璟。”宋璟、张说皆是唐人,误题为“宋”。卷五“宋乾符元年重修东厅壁记碑(闻)”(205页),乾符是唐僖宗年号,误题为“宋”。卷九“宋乾宁四年钟铭”(311页),乾宁是唐昭宗年号,误题为“宋”。

  《补注》较原书增碑一百八十八通,配图一百四十九幅,并重拟碑目,添加正文。通读一过,尤信南天金石非贫瘠,《隋宁贙碑》、《端州石室记

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图文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