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主页 > 薄意 >
热门搜索:

女儿莫名死亡岳父指控女婿命根子太大 警方验明正身后发现线年工

    发布时间:2019-05-14    来源:未知

  女儿莫名灭亡岳父指控女婿命脉太大 警方验明正死后发觉线年工龄退休能拿几多钱?

  李白的七言古诗和歌行,一般都写得雄奇奔放,恣肆淋漓,这首《乌栖曲》却偏于收敛宛转,深婉隐微,成为他七古中的别调。前人或认为它是借吴宫荒淫来托讽唐玄宗的沉湎声色,沉沦杨妃,这是可能的。玄宗晚期励精图治,后期荒淫废政,和夫差先发奋图强,振吴败越,后沉湎声色,反致覆亡有类似之处。据唐孟棨《本领诗》记录,李白初至长安,贺知章见其《乌栖曲》,叹赏苦吟,说:“此诗能够泣鬼神矣。”看来贺知章的“泣鬼神”之评,也不纯真是从艺术角度着眼的。

  诗人嘲讽的笔锋并不就此停住,他成心冲破《乌栖曲》旧题偶句收结的格局,变偶为奇,给这首诗安上了一个语重心长的结尾:“东方渐高奈乐何!”“高”是“皜”的假借字。东方曾经发白,天就要亮了,寻欢作乐莫非还能再继续下去吗?这孤零零的一句,既象是恨长夜之短的吴王所发出的欢喜难继、美梦不长的叹喟,又象是诗人对沉湎不醒的吴王敲响的警钟。诗就在这冷冷的一问中陡然收煞,出格惹人瞩目,发人深省。

  这首诗在构想上有显著的特点,即以时间的推移为线索,写出吴宫淫佚糊口中自日至暮,又自暮达旦的过程。诗人对这一过程中的各种场景,并不作具体描画衬着,而是紧扣时间的推移、景物的变换,来暗示吴宫荒淫的日夜接踵,来揭示吴王的呕心沥血,并通过寒林栖鸦、夕照衔山、秋月坠江等富于意味暗示色彩的景物隐寓荒淫纵欲者的悲剧结局。通篇纯用客观叙写,不下一句贬辞,而嘲讽的笔锋却锋利、冷峻,深深刺入对象的精力与魂灵。《唐宋诗醇》评此诗说:“乐极生悲之意写得微婉,不多而麋鹿游于姑苏矣。全不说破,可谓寄兴深微者。……末缀一单句,有不尽之妙。”这是颇能抓住本篇特点的评论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图文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